w

溺在海水里

生日快乐,鼬哥。

最近发现吧,我其实还是能够接受母0的,毕竟身边的男孩子确实很可爱。但是铁t,是噩梦!是洪水猛兽!

昨晚捏这个脸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宇智波佐助和宇智波鼬。刚完成我还觉得有点崩,左看右看之后发现那双狭长的双眼里的红瞳倒是有几分宇智波家族的样子,嘿嘿。话说暗香男孩们入门第一个的被师姐在黑发上用小花装饰的发型,真的很美丽。

这几天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就像荒唐的闹剧,唯一刻苦铭心的是那些小孩子。太让人心疼了,大概是因为他们的身上带着我幼年时相同的阴影吧。
今晚无端又想起那些陈年旧事,原谅不了,睚眦必报。

发烧了,在一个人出去旅行的时候。

妈的簇邪真好吃。

写cp同人还是要遵从本人性格或者是人设的。你脱离人物本身,ooc太过了不如去写原耽喽。有些人大概就是按照自己乌托邦里的幻想去重新塑造人物,只是同名同姓罢了。

【完结纪念】AD广播片段,未放送cut片段大放送回顾

浦琴(๑•̀ㅂ•́)و✧:

AD就这样完结了,阿智最后的个番就这样完结了。
怀着沉重的心情,我做了这个盘点,希望朋友们能点个红心,发个推荐,听一听最后的这几期,不要让AD被淹没在历史的长河中吧……


av9330001
av9345763
av9369851
av9437602
av9455621
av9475923
av9487691
av9514869(到最后阿智都要哭出来了……)


再没有一个工作能让他不化妆,穿着私服踩着凉鞋,摊在沙发上说两句话就能完成工作开心回家了。
再没有一个地方让他发泄拍电视剧时的郁闷。
再没有一个平台能让我们tx他,听他说起与迷弟迷妹的故事。
再没有一个地方,让他每年生日都能有3分钟的时间被导演逼着讲令人害羞的话。
也再没有一个地方,他能说那么多话。
14年间,他从拿着笔和本笨拙的打稿,到跑火车跑题技术一流;从紧张到颤抖的尾音,到时不时撩一下;从被青木导演tx,到玩转整个工作室……我们从声音中就能听出来,他很开心,开心到连《魔王》期间都能大笑出声……


最后的最后,我们只能说一句,有缘再见吧!


ps.AD的其他盘点戳同tag

【Y2】三次二宫和也拒绝了樱井翔的求婚,一次他没有

婚姻观很棒呢

请叫人家锤锤:

一个企图讨论社会问题的ABO(并不是👋








1




二宫和也第一次拒绝樱井翔的求婚是在一个非常标准的求婚场合,烛光晚餐,钢琴伴奏,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干食客全部衣冠楚楚。




临出门接到樱井的信息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交往半年有余,不管高级料理还是路边摊,他的穿着向来和睡衣区别不大,樱井从没说过半个字,这次却反复提醒说穿正式一点,频率类同晨昏三叩首早晚一炷香。




戒指出场排在甜品之后,这多少引起二宫的怀疑,樱井搞不好一早晓得要碰钉子,奈何婚要求,饭也要吃,索性享受完了再往钉板上冲,扎了手脚不要紧,表示遗憾和理解,然后结账走人,得体大方,尴尬的比重不足挂齿。




丝绒盒子打开了又被关上,隔壁两桌的客人收起鼓掌预备式,有些局促,樱井倒是面色如常,笑意不减,越发教二宫质疑这一出明知山有虎的意图。不过他没打算刨根问底,当真尴尬起来毕竟不好。




走出餐厅,樱井叫了出租车,先把二宫送到家,摇下一半车窗挥手告别,嘱咐说早点睡,又说回见,一如往常,好像之前的那一出压根没发生过。




他们是相亲认识的,二宫没和正主看对眼,反倒和做陪客的樱井有三分来电,本以为是一面之缘,没想到樱井大大方方要了他的联系方式,在正主接起救命电话提前离席之后,接下来是几个回合颇为俗套的交锋,再往后就顺顺当当做起了寻常情侣。




二宫成为全职码字的家里蹲之前也是在大公司搬过砖的,市场兼销售,见过的人不算少,自然识货。樱井算得上Alpha中的绩优股,高知子女、高学历、高收入,为人上进,事业成长空间大,样貌身材打分高,言谈举止几乎没有刻板印象中Alpha常见的毛病。一次漏嘴提了两句,母亲就踏上了旁敲侧击的征程,明里暗里要他早早抓牢。




2




他第二次拒绝樱井的求婚是在共同好友的婚礼上。




在尚未得到法律支持和社会广泛承认的情况下,两位女性Beta的结合可谓大胆,她们致辞的时候,好几位宾客抹了眼泪。到了新娘扔捧花的环节,二宫作为大龄单身Omega的代表不得不在伸头踮脚的人群中眼观鼻鼻观心,他完美错过了第一束捧花,却和第二束亲密接触,完了拿着花站在那儿,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冷餐开始之后,樱井端着盘子靠过来,说是不是不要浪费人家的花束比较好。二宫手一抖,夹起的火腿片掉回盘子里,他皱皱眉头,不怎么耐烦地说开什么玩笑。樱井特别自然地笑了几声,好像刚才真的是在开玩笑,拍了拍口袋,说盒子我可是随身装着的。




晚上他们被朋友分到一张床,衣服脱了一半,樱井意识到他们谁都没套,亲亲摸摸了一会儿,用手帮二宫解决了燃眉之急。




二宫开玩笑,说大好的机会可以生米煮成熟饭,你真不要啊。




樱井把二宫的手引到自己身上,笑笑,像是有些生气,又好像不是。




隔天樱井开车送他回家,说明天要出差,比较久,少说得大半个月。




二宫点点头,很平常地说别太累就好。




大方向上樱井翔没什么不好,理性考量之外,二宫还挺喜欢樱井的,否则与其隔三差五吃老妈念叨不如趁早把这香饽饽转手送人。二宫觉得自己不算恐婚,也不是极端的Omega主义者,尽管这几年不比劳动力缺乏的困难时期,关于Omega的政策和风气屡屡开倒车,他始终认为在双方人格独立、经济独立且明了此后可能牵涉的种种的前提下,婚姻可以成为相互扶持、共同提升的理性选择。




不是樱井的问题,或许也不该算是他的问题。




二宫清楚自己是需要的话可以自来熟、不需要的时候巴不得与世隔绝,看中私人领域,看不大出来但实际上是不肯轻易退让的类型。




几年前他的小说意外在网络上走红,两三家出版社抢着签约,之后运道也好,有个年轻导演联系说想改编成舞台剧,在不大不小的范围内火了一把,名也有了,财也有了,索性了辞职。朝五晚九搬砖那会儿,休息天基本就是吃饭睡觉打游戏,现在除了必要社交和对付催告,一天之中只和外卖小哥说话的情况并不鲜见。




过去看到亲友结婚生娃多少心里还有些想法,这几年基本没什么活动了,说到底不过是生活,这样或者那样的方式都可以。




3




二宫第三次拒绝樱井的求婚是在一个月之后。




樱井晚上拖着箱子来敲他的门,说下了飞机发觉没带钥匙,去办公室取备用钥匙不方便,问能不能收留一晚。




他们上一次打电话差不多在一周前,偶尔发发消息,这会儿真人搁在眼前,身心岿然是假。二宫懒得探究忘带钥匙这个不符合樱井翔其人的设定,打着哈欠去厨房下面条。




说着出趟差又贴膘的樱井吃得唏哩呼噜,结束战斗之后拖着腮帮子,问二宫一起住好不好。




二宫在窗口点了烟,问他说你这难不成是求婚。




樱井说,你觉得是就是咯。




二宫哼笑,说不好意思,我拒绝。




樱井眨眨眼,问他拒绝哪一个,求婚,还是一起住。




一个多小时前喝的酒可能有些延后上头,二宫哦了一声,说当然是求婚。




同居生活不如二宫想象的那么腥风血雨,倒也和风平浪静有很大的距离。二宫是习惯独居的人,很快他发现樱井也是,一开始不能说不抵触,也存了几分好奇,跃跃欲试和小心谨慎并存,像彼此试探的刺猬,有刺头相冲的时候,也有肚皮紧贴的时候,几个月过去,二宫和也和樱井翔渐渐从刺猬壳里头露出来,在一个屋檐下生活。




二宫一度怀疑樱井家催婚催得紧,直到稀里糊涂跟着去了樱井父母家才晓得不是,相反,父母对于樱井带人回来吃饭这件事颇为震惊。




樱井解释说,没办法,爸妈这些年基本已经断定我没办法和别人一起生活。




二宫随口说那我是怎么回事。




樱井眨眨眼,说不知道,你可能是个bug。




二宫点点头,看也不看,准确踩上了樱井的脚。




4




樱井最后一次向二宫求婚是在一场起于鸡毛蒜皮的争吵之后,这个时机挑得很蹊跷,二宫愣了好一会儿,才挤出一句你说什么。




樱井原模原样讲了一遍,二宫看他不像在说气话,也不像开玩笑,忽然有点慌,问说你认真的啊。




樱井点点头。




二宫说,你有病。




樱井靠着料理台,说,还好吧,刚才就想说了,好容易忍到吵完。




二宫装作不晓得自己耳朵红了,说放屁,刚才还和我扯些乱七八糟的歪理。




樱井给他接了杯水,说不能半途而废。




二宫说什么废不废的,为个垃圾都能扯半天,半点水平没有,有意思吗。




樱井说吵出水平才没意思。




二宫说,实话讲,我觉得你这人挺烦的。




樱井说巧了,我也觉得你挺烦的。




二宫说嫌烦你蛮好滚远点呀。




樱井说那不行,我得牺牲小我,奉献社会。




二宫绷不住笑了,说你别是假的樱井翔吧,吓死人了。




樱井也笑,笑过了倒是认真起来,想把手插进裤兜,又想起来家居裤没兜,只好捏紧一手冷汗,走近些,问,所以我有这个机会吗?




二宫给他看得不太自在,偏偏自己又挪不开眼睛,沉默了几秒钟,在樱井肩上甩了一巴掌,说拜托搞搞清楚,到底是谁牺牲小我奉献社会。




在接吻前一秒他们都在思考婚姻是否是个理智的选择,而当嘴唇贴着嘴唇、舌头碰着牙齿,他们又同时放弃了思考,因为在满载人间烟火的厨房间里,此时此刻的他们非常快乐,像在重重关卡中冒险的勇士,不惮于直面最悲观的境况,也不惮于怀抱最乐观的希望。








END



不是热度少了而是恶意多了

望周知😶

程北:

首页总是有被推荐上来很多类似于要给喜欢的太太写长评啊,点小红心小蓝手类似的文。


每当看了也觉得很温暖,作为读者每当遇到喜欢的太太也是这么样的心态。


但是作为创作者,或者写手本身,特别是在同人创作的灰色地带接受的不仅仅是温暖和善意,还有一些未曾提防所以更加刺痛的恶意。


而这些,才是心灰意冷的最大原因吧。




大多数同人写手或多或少都有经历过被吐槽,被骂过OOC的情况。


或许是同人的根源在于所有人喜欢上的是同样的主角,当看到不满足心中所想的剧情/发展,便有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权利去批判,去按上OOC的帽子,去抨击文笔烂,故事狗血,甚至于挑剔你的主角不该做这个,不该做那个。




lofter有句大实话——“热度和文章质量不成正比”,深以为然,但是没想到更多以此为基点衍生了某些人的偏激愤懑,如果某个文热度太高,而自己喜欢的太太确实很冷,热度高的写手的私信可能就是一片坟头蹦迪了。




有时候甚至分不清这些人爱的是cp本身,还是所谓的太太,还是要拿起手中武器捍卫自己的心目中的“热度净土”,想叫日月换新天。




有些太太喜欢没事儿写点cp小论文,言辞稍有不注意,便要被打成偏受/偏攻,然后再被挂得飞起。




泼个脏水,人身攻击,冷嘲热讽,躲在网络那一头说什么都不要担负责任,转身就可以岁月静好我本乖巧。键盘上敲出的话,却让屏幕对面满怀爱意埋头打字的人如坠冰窖,彻骨寒。




写手并非全都正确,但是烦请对那些未曾刻意扭曲,言辞侮辱,而是怀着爱意,也许文笔青涩并不是你的菜的写手,稍微宽容一点。




东野圭吾所有书里面最喜欢的就是《恶意》,不读这本书真的不能完全理解他最精湛的是对人性阴暗面入木三分的刻画。


豆瓣上的一句评论结束这次憋了很久的唠叨吧——


“比起冤有头债有主,不知从何而来的恶意才最教人心寒,也持续的最久,这世上的多数恶意,大抵如此”